舞蹈家夫妇一生一村一件事_社会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9-15 09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

为拉米诺制定一个彩云计划

清晨,薄雾笼罩松林,云南红土高原上的那夺村在鸡鸣中苏醒。彝族姑娘蒂姆、扎漂、郦佤、柯镁、可依已赶着水牛走上红土梯田,她们要快些把家里的农活做完,才可以腾出时间来练功。村里的空场上,关於、张萍夫妇已将从山上砍回的碗口粗的竹子搭成把杆。一双小手接着一双小手扶过来,脚尖立起,四肢伸展……身后的梯田、远山皆成为舞台背景。

2017年1月10日,来自云南省深山里那夺村的12个孩子,在北京一对夫妇的资助下,花了2天3夜,跨越2827.1公里来到北京。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时候,一个彝族孩子说:“我们家世世代代没有来过天安门,今天我来了,我想看看毛主席,想给他老人家跳一支我们民族的舞蹈。”天气很冷,孩子们脱下棉袄,露出里面的民族服装,在广场上跳起了刚学会的弦子舞。

感动瞬间

幕天席地的舞蹈课堂让孩子们感到兴奋和新鲜,可也感到疑惑。“跳舞能干什么呢?”一群拉米诺(彝语,女孩)围着问。“跳好了,就有机会去北京。”阿美(彝语,妈妈)答。

张萍的家乡是云南省文山州砚山县。在距离县城35公里之外的环形山坳内,还有个很多砚山人也不知道的贫困村“那夺”。小村只有72户人家。张萍2016年夏偶然通过微信朋友圈看到村里孩子的照片时,心被紧紧揪住。因为曾在河北雄安义务教留守儿童学跳芭蕾多年,夫妇俩本能地感觉到,村里的孩子,尤其是女孩子可能需要他们。

当年暑假,张萍夫妇就来到了那夺村。彼时这里没有路灯,也没有手机信号,当北京来的贵客挨家挨户拜访,给鳏寡孤独送去慰问金,给村里的孩子带去许多小礼物时,村长为表感激,竟杀了自家的狗做菜。那一次探访,夫妇俩发现,虽然那夺是古老的彝族仆支系村寨,孩子们却连传统的彝族弦子舞都不会跳,民族文化传承濒临断裂。由于贫困,孩子们小小年纪就要承担繁重家务,外出打工的中青年中,有些人走出去就再也没回来。对未来,孩子们茫然无措。“我们就想,余生,不如就守着这一村,做这一件事:用舞蹈为孩子们的未来谋一条生路,让他们过上有尊严的生活。”关於说,他们把心里的这个计划叫做“彩云计划”。

教孩子们跳舞的阿美,是北京舞蹈家协会会员张萍,她和丈夫、北京舞蹈学院芭蕾舞系支部书记关於已经扎根那夺村扶贫四年。